李苦李 发布的文章

车队新来一小伙伴,按惯例,举行欢迎仪式。酒过三巡,小伙儿话多了起来,说自己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今天终于实现了,来,哥哥们,干一杯!又说,读研时就关注文成的朋友圈,不是西藏,就...

昨天,有朋友问了一个问题:如何保持自律?他说,在其他方面,他都能保持自律,例如健身,每周至少打两次羽毛球,风雨无阻。但在事业上,很难保持自律,制定的计划总是坚持不下来,尤其一个人时,脑子总想些乱...

东北+内蒙边境大环线。就是沿着中国雄鸡版图的鸡头,紧贴边境线环绕一圈,起点北京,终点北京。这个线路我们14年走过,只不过那次是冬天,从辽宁出发,逆时行军,这次是夏天,从内蒙出发,顺时行军。方向变...

好久没回读者微信了,今天做了个汇总,发现问的最多的还是程序员如何快速成长。关于这个事,我知道的在之前文章都写过,再来回答,很难有新意了。那,聊聊最近的学习吧。我关注了一个YouTube博主,印度...

YouTube上看到一个视频。解析CNN关于G7峰会的报道。说,中国不是G7成员,却主导了G7议程。还说,美俄会面,普京怒怼外媒:“不要挑拨俄中关系”。结论是,中国没有参加这些活动,却十次有八次...

再也不嘚瑟了。前段时间一直说自己多闲多闲,东跑跑,西跑跑,甚至叫嚣要跑完72峪。这不,嘚瑟过头,报应来了。这周一直在出差,端午假期都没能回去。虽说时间不长,但架不住跑的地方多,杭州、兰州、南京,...

说服自己吸烟还是挺难的。啥?吸烟也需要说服?是的,很需要。我胆小,怕死,总想着吸烟会导致肺癌。每次吸之前我都要对自己说,“事业都干不好,活那么长干啥”,这才有吸下去的底气。说起来也怪,我要不工作...

蒋德钧,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导,在分布式存储领域有很深造诣。我在百度时,公司组织技术论坛,有幸与蒋老师见过两次。第一次见面,蒋老师还是中科院计算所的研究员,作为特邀嘉宾,他在台上讲,我在台下听。第二...

上周文章发了之后,不少朋友私信,问我用同样的思路运营xx行不?怕打击大家,我没有回复。因为不管哪种想法,我统统持否定意见。通过这个事,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我们很容易觉得,我们身上缺少的是...

昨天,子文发消息。邀请我和媳妇儿参观她的瑜伽室。下班后,我接媳妇儿一起过去。瑜伽室在曲江,临街门面房,二楼。我们到那,子文还没下课,打过招呼后,旁边落座。房间不大,正好容纳10人。媳妇儿偷偷嘟囔...

准备出门。去洗车。N多人排队。老板过来招呼:李哥,你终于洗车了。我说,我一年就洗两次。他说,要等会儿。我说,我约了人,比较着急。他说,我给安排一下。我说,谢谢了。他摆了摆手,意思是客气啥。这家店...

京东同事,N久没联系了,下午突然微信,说,“在西安?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。”我连忙回复,“啥时候到的?也不提前打个招呼。”他说,”刚到,在大雁塔附近,没啥事儿的话,找个地儿,咱们饭店见。“我问,”...

先看一封遗书。一封腾讯员工赌输500万后,留下的遗书:当这篇文章出现在乐问,说明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开这个世界了。事情经过是这样的,大概从去年10月份开始,听说XXX开放了德州大厅局,充值提现1:1...

闲的时候,我通常会有三个选项,游泳、散步、爬山。三个独立运动,不需要和别人一起,也不想和别人一起。因此,媳妇儿常常说我,你这种人压根不该结婚,一个人过多好。其实,我是被冤枉的。当别人还在熟睡时,...

很丧——这是老钱对我最近状态的评语。他说,以前你跟人交流,两眼放光,现在呢?一点精神气儿都没。那个唾沫横飞,一说话整个办公室都全神贯注的苦李很久没出现了。确实,很丧!我也这么觉得,而且持续了相当...

卤猪蹄儿,夫妻店,一个卤,一个送。我丈母娘是夫妻店的老客户,每次饭桌都要说,人家自己卤的,比外面卖的干净。今天路过,让我顺道去拿货。我到夫妻店小区,人已经在等了,女的,略胖。从远往近看,越看越觉...

多数人问问题,我都替对方着急,不为别的,就是觉得问的问题一点营养都没有。例如:“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厉害?”“我该不该回老家工作?”“大专毕业能不能进BAT?”这些问题都有一个共性——太泛。空泛的...

最近写作计划略有调整,新开了一个专题《程序员快速成长100问》。因为有多个读者建议,写写职场或编程相关的文章,既然大家有要求,这又是咱的主业,于是,新开了这个系列。也有读者建议写写技术类文章,想...

常常标榜,我是自学编程的典范。既是典范,自然要异于常人,当然,也有瑕疵。这里做个总结,给需要的人当个参考。我是大四下半年决定学编程的。二本学历,零计算机基础,没有领路人,完全空白的基础上,决定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