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高考失利的小朋友给我发私信。

一个陕西男孩,理科,507分。

一个河南女孩,理科,532分。

为了安慰他们,我很认真地查了两省分数线,这一查不要紧,两人都过了一本线,作为一个二本学渣,我该说点什么?能说点什么?没法提供什么有用的建议,只能把自己拎出来作为反面教材,给两位小朋友提供一些情绪价值。

不知道他们怎么定义失利,若是在我高考那个年代,在我们家,我要是过了一本线,我爹能拿着真钱上坟去,这哪是祖坟冒烟了,简直是祖坟着火了。

当然,两个孩子是真的失落,我猜测,原因可能有二:

一是,真的发挥失常,例如平时考600,高考考500。

一是,被高分刷屏,网上那么多高分云集,让自己产生一种错觉,以为这样的分数才是正常的、普遍的。

若是第一种,难过就难过吧,这是必须去面对的现实。高考除了是迈入大学的门槛之外,还是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抗压训练,失败本身就是比赛的一部分。

若是第二种,我要提醒一下学生和父母,还是要保持客观、清醒的认知,那些被刷屏的高分,是万里挑一的分数,不是大多数。绝大多数孩子的分数是不会被呈现、聚焦的。不必攀比,不要焦虑。

这就如同抖音上遍地是美女,你搜健身群体,那身材没得说,这样的身材有多稀少呢?一个县城可能一个都没有。我举个比较形象的例子,让我们身边跳舞跳得好的,打羽毛球打得好的,录个视频发到抖音上,压根没有火的可能,因为相比全国选手而言,他们的特长会被瞬间淹没。

我们的爷爷奶奶是普通人,我们的父母是普通人,我们自己也是普通人,往上三辈儿都没考过全班第一,咋能希望我们这一代成为高考状元呢?

我一直提醒自己,戒掉“好为人师”的毛病,面对两个孩子,我愿意再啰嗦几句。

我在知乎里看过一个问题,“有哪些道理是你后悔没有早点知道的?”

里面有一个回答我印象深刻,“如果在截止目前的人生里,有什么事情是我认为我领悟到的最重要的,那就是人的生活就像投资品价值一样,是存在均值回归的。那个均值,就是你内心最深处的冲动,是你真正的欲望,是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我第一次看到这段话就想站起来鼓掌。

社会心理学家反复论证过,人是鼠目寸光的物种,永远带着充满偏差的眼睛观察世界、理解自己,把那些暂时的东西当成永恒,因为社会一次两次贴在我们身上的数字,就骄傲或绝望。我们看重那些外在的、名义的东西,但很少通过向内窥探自我,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完整。

生活的真相一直很清楚,天道不一定酬勤。

老天爷也有失手的时候,考场上一道题的一念之差可以让人与梦想失之交臂,考前的突发情况可能阴差阳错改变人的一生,这些我们抓不住的随机要素,就是我们能看到的具体的“无常”。但是剥掉“无常”的外壳,在信息和知识愈发开放,人的能动性越来越重要的时代,一个人终究活成什么样子,和那些偶然出现在人生里的意外之间,相关性被高估了。真正有关系的,真正应该去花时间探索和思考的,是我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以及我们渴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生活会把一个人送去自己该去的地方,他在路上遇到的所有波折,好的坏的,都是指向那个目的地的一块指路牌而已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