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友群,聊到高考的话题。

聊的最多的,无非是回忆过去,吹吹牛逼,老子当年如何如何...有个沧州车友,聊到儿子的高考经历,很有意味。

他说,儿子高二时,有段时间不去上学,天天躺在沙发玩手机,他妈妈急得直哭,打电话让我回去,我对儿子说,我可以给你跪下,但爹不能跪儿子,我给你作个揖吧,说完就在儿子面前深深作了一个揖,儿子眼皮都没抬一下,到下午就背书包上学去了。现在在武汉理工读大二。

我看到这个有点想哭。没孩子的可能理解不了,真当了父母就能感同身受。也就是我女儿还小,但她也有长大的一天,将来她的每一次偏激、作死,都是父母的大劫。

高考是什么?

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偏离方向就会被甩出主流社会,整个家庭随之降维。孩子没有犯错的机会,中考、高考、就业、结婚,每一步都要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

是不是有点夸张?

这里暗含着还有一层意思:任何行为第一次都是最重要的,因为第一次需要突破最大的心理障碍。

有了第一次,就容易形成新的行为路径,然后有第二次、第三次...

举几个好的例子,比如第一次为自己的利益抗争,第一次登台表演,第一次主动约喜欢的人见面等等。有了第一次,接下来进步就会变得容易许多,就会变得越来越好。

再举几个不好的例子,例如借钱不还、家暴、偷窃、诈骗,甚至强奸、杀人等等,其实经常犯罪的总是那些人。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会做这些事,因为根本做不出来。

拿现在最火的事件来说,我现在就能肯定,唐山那几个男的,是不可教育的,属于只能关进公安局,而且以后还会N进N出的。

你要说教育、改造也行,但有前提,能被教育的都属于“良民”范畴。良民当然也分三六九等,但是底线还是害怕警察和法律的。

那人渣呢?

不在范畴之内。

我以前也特别幼稚,认为这些人是可以改造的,直到我去过一次监狱(注意:是去过,不是进过)。

那还是我在华为工作时,管点小事儿,华为会定期组织防腐败安全警示教育。有次就被安排去渭南监狱做警示学习。

跟狱警私下闲聊,他说,他们最喜欢搞经济犯罪的知识分子,这些人胆儿小,好管,一拍桌子什么都招。

最难搞得是什么?

滚刀肉。

这些人说话前后反复,不在乎自己说话有没有漏洞,一旦问的紧了,直接说谁也听不懂的方言,或者叫唤这儿疼 ,那儿疼,要保外就医。

这种滚刀肉,警察内部叫“职业犯罪”。就是从十几岁,就七进七出,八进八出,经常惹事,小偷小摸,打架斗殴,进了很多次看守所,当地片警人人都认识的那种。

这些人死皮不要脸,你跟他说判十年也不当个事儿。他本来就是在监狱长大的,监狱跟他家一样。

他还说,看守所70%都是这种人。

过几年晃出来了,他们还那样。

因为,他们就是那个圈子的人。

坏人,不一定天生就坏。

但坏过一次,再想回来?

很难!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