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了一个老乡,喝了点。

说是老乡,其实是车友,只不过他是邯郸的,我是邢台的,因此以老乡相称。

他这次出门,单人单车自驾青甘大环线。这条线路走过没?走过。甚至走了不止一次。那为什么还走?憋得没法了。疫情的缘故,车队好久没活动,他呢,实在待不住,自己出来了。怀念在路上的感觉。

说起我俩认识的过程,还是挺传奇的。

16年国庆,我们自驾新疆,返程路上恰好赶上阿拉善英雄会,想着,既然赶上了,不如去看看。我们车队四辆车,之前也零散玩过沙漠,例如穿越无人区也有沙区路段,在我们心里,没觉得沙漠有多大技术含量,无人区我们都去过,沙漠算啥?无非就是不认路,找个向导领着,肯定能挑战成功。

无知者,无畏!

向导找了。

一出发,我们完全跟不上。

甚至都不是跟不上,是压根不敢跟。那沙丘就像山那么高,向导转悠转悠骑着刀锋就过去了,我们连试都不敢试。向导弱弱的提示我们,若是连这个都不敢上的话,就不能往前走了,因为越往里沙丘越高,这连入门都算不上......

他决定带我们先练练车。

走难度系数最低的道,俗称牧民道。即便是牧民道,我们四辆车也驾驭不了,不是我担车了就是他陷车了,最胆小的是我和冲哥,进去以后,死活不敢继续开了,把车扔在里面,向导在GPS上打好标,事后他负责帮忙开出来。

经过半天练车,我们得出结论:沙漠,我们玩不了。

算了,不玩了。

但是呢,激发了我的征服欲。以前觉得自己开车不错,胆子也大,东北大环线都跑过两次,还是在最冷的时候,怎么到了沙漠就胆小,就成了笨蛋?

我开始有计划的学习,甚至想找个老师。通过抖音,找了一个北京的教练,为了认识,专门过去拜访,聊了一次,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因为他缺少理论体系,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这玩意多练就好,哪有什么理论?

这不符合我的学习习惯。

我喜欢先研究理论,再进行实战。

还找过一个马帮的女教练,在网上招募学员,本来想报名来着,最终也PASS了,因为我发现她安全意识淡薄,视频中经常出现不系安全带的情况。

后来,经车友推荐,认识了邯郸。

邯郸在老家有自己的事业,但是呢,爱玩车,也办沙漠训练营。

玩着就把钱赚了——形容他再合适不过。

我问他,玩沙漠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他说,保命。过去沙漠死人少,是因为车子动力不行,爬不了太高,现在呢,三四百马力是常态,再高的沙峰也能上去,不出事则已,一出就是大事。

我问,怎么保命?

他说,百分百敬畏规则。

就因为这句话,我感觉找对人了。

对我的胃口。

后来我又问,你翻过车没?

他说,翻过,两次。

我问,翻车的原因是什么?

他说,第一次是打反了方向,翻了一次,只翻了一圈。后来翻的一次,八圈,是穿越巴丹吉林沙漠,滚刀锋时侧面有冻层,冻层下面是浮沙,无法提供足够的支撑力,轧上就翻了。

我问,怎么才能避免翻车?

他说,只能降低翻车的概率,做不到百分百杜绝,只要在沙漠里跑的足够多,翻车只是时间问题,再优秀的车手,哪怕是拉力赛冠军车手来跑沙漠,他也不能确保不翻车。

我说,看来玩沙漠,翻车是早晚的事。

他说,也是个概率问题,有人说翻车是沙漠的毕业考试,也有很多资深玩家从未翻过。你要有准备翻车的心,既要做好身体防护又要做好经济防护,例如保险要买全,翻了车保险公司可以理赔。至于说想零车损玩沙漠?基本不可能。想玩沙漠,必须从心底接纳翻车这个事,你接纳了,准备了,不代表一定会翻,反而大概率不会翻。

最终,我也没参加训练营。

但是,给他发了一个大红包。

当然,没收。

到17年,我从北京回西安,利用中间的空档去沙漠找他,我和媳妇坐邯郸的车体验了一把,媳妇坐后排吓的嗷嗷的,事后媳妇反复劝我,你千万别玩这个。我想了想,也对。

主要是,我天生就不是冒险型性格。

胆儿,太小。

玩沙漠的人,看到大沙丘就兴奋,越大越兴奋。

我呢,看着就害怕。

还是享受在路上的过程吧。

曾几何时,幻想有朝一日能在阿拉善纵横驰骋,没想到,我还没去呢,阿拉善的热度下来了,据说是因为什么7P事件,因为这事连主会场都换了。至于P是什么意思,咱也不懂。

反正听着倒是挺刺激的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