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早就知道蔡澜。

知道他跟金庸、倪匡、黄霑并称香港四大才子。

金庸不用多说,中国人都知道。倪匡的卫斯理系列,看过,也很喜欢。黄霑,《沧海一声笑》《上海滩》《男儿当自强》...音乐鬼才,更不陌生。唯独蔡澜,没读过他什么作品。可真当读了他的文字,竟有点上瘾。

拿正在看的《活着,就要尽兴》来说,内容洋洋洒洒、长短不一,行文简单质朴,就像唠家常一样,读起来非常舒服。这本短文集,看似闲散琐碎,生活中任一小事他都能滔滔不绝聊上很久,但又处处透露着作者洒脱不羁、率真潇洒的人生智慧。

他说,“对一件事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怎么辛苦,也会去学精,当你自己成为一个或者半个专家后,就能以此谋生,不必去替别人打工了。下棋,种花,养金鱼,都不必花太多钱,买一些让自己悦目的日常生活用品,也不会太破费,绝对不是玩物丧志,而是玩物养志。”

他还说,“我说过的一天活得比一天更好,是生活品质的提高,不一定靠金钱,但需要努力,花时间研究任何事,结局都能变成专家,一变成专家就能卖钱。”

就是这两句话,如饮醍醐。

我不是在学数据分析吗?

我不是找不到学习的动力吗?

这不,动力来了。

我之所以犹豫,还是因为过于功利。什么都没学,先去考虑利弊。会不会影响主业?学了又有多少收益?收益达不到预期又该如何?犹豫不决,最消耗一个人的意志。

索性,玩世不恭。

放心大胆,玩。

这样反而激发了活力。对什么感兴趣就投时间和精力,不考虑别的,起码玩的开心吧?这样一想,又感觉略有遗憾,时间太少,想玩的东西太多。例如,自驾、露营、游泳、跑步、音响、喝茶、喝酒,都想玩。那就从多个想玩的当中,找一个最擅长的,持续做下去,兴许玩着玩着成了事业呢?

找到活力的关键,就是觉得重要就重要。

有很多事情是道理上不应该,但自己内心放不下,又或者是道理上应该做,但是自己就是不想。无伤大雅的情况下,尊重自己的感觉吧。

我学数据分析,没经过深思熟虑,就是觉得有趣,人也清闲,于是开始了。

那是不是打无准备之仗?

并不是。

我学东西,向来如此,先把自己扔出去,动手了再说。

所谓行动力,并非是时刻胜券在握,胸有成竹。恰恰是在一片迷朦之中,见到事就做。会什么就做什么,能搞定什么就先搞定什么。不管事情最终能不能成,先迈出第一步。就像自己的观点,别人是不是认同,先表达出来再说。行动会加强自己能成的信念,开始学会了为自己投票。先做容易的,自己能够搞定的,这样就会产生神奇的效果,难的和搞不定的,在这个充满行动力的过程中,也被搞定了。

多经历几次,就会学会从无到有,无中能生有,因为你会推动环境和自己,不找借口的往前进,不被条件束缚,只被向往激励。

我既能享受随意放纵的时刻,又能知道马上收心而不是继续无所事事。我既能做到该学学、该做做,又能做到该玩玩,该放纵放纵。若是再能做到言语平缓有礼、呼吸沉静绵长——哈,成仙了!那就完全活在自己的节奏,有了一个人不被无力感控制的底气。

能管理好自己是很快乐的事情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