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沙发上,看自己写的文章,一篇接一篇,看的津津有味。

心想,我这样的学渣,写作文都没超过40分,怎么就开始写文章了?

越想越觉得自己真他娘是个人才。

就在意淫的正带劲儿时,电话响了,同事,女的。

我私下给她起了个绰号,叫大个儿,个子是真高,不站在一起,总觉得她比我高出一头。

整个公司我只愿意跟两个人交往,一个老钱,一个她。

为什么抵触别人?我举个例子,领导在群里发,“疫情严峻,大家务必注意安全”,群里就开锅了,“感谢X总的惦记,心里暖暖的爱心[爱心],我们将继续努力工作,披荆斩棘为公司再创辉煌!”。

几百人的群,队形格外整齐,就是不管领导说什么,都是如此,而且天天如此。

整个公司都这样,除了我,除了她。

我为什么知道只有我俩?

相关负责人拉了一个群,提点过我们,要积极响应领导号召。

群里只有我和她。

因为这事,我俩建立起了链接。

据她说,后来又专门找过她,我给她建议,妥协,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。我呢,没人管了,可能觉得无可救药了吧。

我喜欢她的还有一点,能享受孤独,你看多数女人都怎么做,吃个饭必须有人陪着,若是没人一起,就像吃米饭没有菜一样,甚至放个尿,都要手挽手。而她呢?有人一起,能大大方方侃侃而谈,没人一起,也能独自吃的悠然自得。从这点来看,我俩很像。

欣赏归欣赏,但不敢走太近,为啥?同事会想,草,这俩狗男女勾搭到一起了......是真的会这么想,不只想,还议论,我亲耳听到过,再加上她们平时在我面前议论别人,我大致能想象她们怎么议论我的。

她们太闲了,闲到眼里不是美国要分裂,就是谁跟谁上床了这点破事,她们的焦点全是八卦,而且想象力极其丰富,咱一个大男人,你聊什么都无所谓,但人家姑娘不能不在乎,因此平时很少来往。

她能给我打电话,还是很意外的。

说是被家里催生,烦躁,找人说说话。原本她和老公一条战线,疫情的缘故,老公被父母策反了,掉过枪口开始规劝她,因此,她也开始摇摆不定。

这毕竟是家事,咱不能给建议,安慰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把电话挂了。

在生或不生的问题,已经不是个别人的问题了,也不只是中国的问题,很多国家都面临生育率暴跌的局面。

我看过一个微博,讲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关于人口的看法和做法。

因为新加坡也有出生率低的问题。一开始,李光耀怀疑人口下降的原因是房价太高。于是命令新加坡政府启动了组屋计划。给每一个新加坡人分房子。结果就是,基本上没啥效果。

接着,李光耀怀疑人口下降的原因是福利不够,于是李光耀派人去高福利国家,例如北欧国家调研,结果发现北欧国家尽管福利很好,当地人也不生孩子。

接着,李光耀决定通过引入外来人口的方法解决人口下降。结果发现,外来人口的第一代倒是老老实实生孩子。等到移民的第二代,也不生了。

最后,李光耀总结说,人口下降的原因就是:

现在物质生活太丰富,而养孩子又太辛苦。

我理解一下李光耀的话,其实意思就是原来生活艰苦,养孩子虽然加重了艰苦,但是不生孩子也没幸福到哪里去,本质上没太大区别。

但是现在生活好了,可以将养孩子的时间精力金钱花在吃喝玩乐上,养不养孩子,生活有很大区别。

所以说,这是现代社会的绝症,没救?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