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眨眼,2021年过去了。

想写个总结,猛地一想,貌似今年过得浑浑噩噩,啥都没干。

应该不是我一个人过得恍恍惚惚吧?

但不管怎么说,我年初定下的计划基本完成了。

今年的绩效也没什么新意,依旧属于Top系列,或者说参加工作以来,我的绩效就没有差过,除非我战略性放弃,这种放弃出现过两次,一次在百度,一次在华为,就是我明确对自己说,我要憋大招了,今年的A你们谁愿意拿谁拿,我不参与了。

我是不是又嘚瑟了?

读者里有不少我的前同事,他们更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。

每周至少一次的健身计划也保持的很好,包括疫情不让出门,我每天至少做10组平板支撑,到现在坚持10多天了,小肚子比以前都平整了。

每周一篇文章,不知不觉也坚持了两年,今年因为爬太白山断更过一次,其他再没断过。

关于写文章,我其实有很多想法,都被扼杀了,说到底是没把公众号当事业,若是真当回事,以我的执行力,是能做起来的,别的不说,把规划的“程序员成长100问”写完,阅读量至少翻一番。

当然,也可能是懒了。

工作、健身、写作,这些全部做到100分,对我来说也就刚及格的水平。

这一年,我缺少真正能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感觉。

一种什么感觉呢?

咱们都参加过高考吧,就是高考前那种心无旁骛,一心只想一件事的感觉,吃饭也好,睡觉也好,都为这件事服务,甚至尿尿都得跑步前进。

就像老钱说的:

“人要是没点事业,没点追求,没点积极的爱好,没点精神寄托,那30岁就没活力了,40岁就老狗逼了,50岁没抱到孙子就觉得儿女不孝要让自己死不瞑目了,60岁就是个痴痴呆呆惹人厌的老不死了。

人如果有事业,有追求,有爱好,有乐子,那退休了还可以被返聘,60岁还可以领舞,70岁还可以合唱,80岁还可以担当重任发光发热,90岁还可以教导子孙和年轻人一起乐融融。”

老钱马上65了,还在学机器学习,遇到不懂的,他就抱着书过来问我,他把我当专家了,其实在人工智能领域,我懂个屌啊。

他跟我爹同龄,我爹已经开始蹲墙根晒太阳了。

每当想到这些,我都想哭,是真的想哭。

人跟人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。

看到老钱的人生状态,我就告诉自己,活该人家优秀,活该人家当部队大领导,活该人家退休了还能被高薪返聘。

我不想过我爹的人生,我要向别人爹的人生看齐。

这两年,我一直找不到真正有兴趣的事情,本质上可能是我的输入和输出信息变狭隘了,一直找不到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和效率的一个微小的切入口。

这个切入口一定不会很大,也可能我已经想到了,只是还没意识到它的存在。

如果找到了,是能回到之前那种废寝忘食的状态。

真正阻碍我前进的,不是那些未知的知识,而是那些已知的东西。因为已知的东西会构成思维定势,而思维定势会让我排斥新的东西。

接下来我要重点思考,如何破这个势。

这篇文章从几天前就开始酝酿,越想越焦虑,焦虑到什么程度呢?

媳妇儿看《长津湖》跟我讨论剧情,问吴京最后死了没?

我说:“就不能自己看!”

这是一个带情绪的回答。

这是让我无法容忍的。

一个成年男人,如果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到家人身上,即便最后解释说是无心的,是因为种种原因,仍然是不值得尊重的。

这说明我根本就没有长大,是一个极其恶劣的巨婴。

所以。

有必要给媳妇儿道个谦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