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,子文请客。

她跟我媳妇儿联系的,邀请我俩一起吃饭。

开始我以为在饭店,出发前才知道是家宴。家宴说明什么?对一个人至高无上的认可。要接受你穿家里的拖鞋吧?要接受你用家里的餐具吧?

有点小感动。

意味着,在西安我又多了一个朋友。

我在西安没有朋友。除了正常的同事交往,几乎没有社交。近一年好点,跟老钱越走越近,一起爬爬山,一起喝喝酒儿,算是有了朋友,忘年交。

我跟子文满打满算认识不到半年,中间联系也不多,但每次联系都没陌生感,很舒服,很自然,而且她现在跟我媳妇儿比跟我熟,瑜伽卡都办好了,我都不知道。我唯二的两个女性朋友,一个子文,一个宁静姐,跟媳妇儿处的都很好。跟宁静姐也是,俩人不是聊包包,就是聊化妆品,快递往来非常频繁。

在北京时,有事喝点,没事也喝点,只要约,就有人。因此,刚到西安很不习惯。现在呢?开始有点喜欢孤单了,别人约,能推的一概推,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。

进门,换鞋。一人一双亚麻拖鞋,米老鼠图案。由于连续下雨,很冷,还贴心的给准备了棉袜。家里很干净,关键是简洁。简洁到什么地步?酒店什么样,她家什么样,没一件多余的东西。作为女人,就连卫生间都没多少东西。我家最难打扫的就是卫生间,每次擦台面,要把媳妇儿所有瓶瓶罐罐挪动一遍。而她呢,没有这个烦恼。

我媳妇儿也向往这种生活,但只停留在嘴上,每次都说把不用的东西淘汰,每次淘汰时又舍不得,每次都说不再买打折商品,每次凑单又忍不住买买买。东西越买越多,选择越来越困难。每次出门,为戴哪个帽子,就能纠结半天。

子文说,“为了减少家务,我准备把客厅的书架也处理掉,从此纸质书换电子书,把懒人的特征发挥到极致。”

媳妇儿说,“你俩简直太像了,他恨不得把家里所有东西都扔了。”

而且我买东西,从来都备注不要赠品,以咖啡为例,店家每次都会赠送塑料封夹或塑料小勺,塑料本身就不耐用,而且这些东西家里也有,寄过来也是累赘。家里每人有一个精致的勺子,足够了,不需要重复。为此媳妇儿还给我起了个名字——败家爷们。

家里的东西越精简,做家务的时间越短,做选择的时间也越短,把更多的时间用于更重要的人或事。我柜子里的每一件衣服都是搭配好的,出门随手一拿就能穿。买衣服也是,从来都是在一家店,让店员给搭配好,一买一身。从来不纠结这件上衣,搭配什么裤子。

而且,我还有一个特点,生活用品都喜欢用好的,例如,杯子、毛巾、纸巾、牙刷、牙膏、键盘、鼠标、手机...所有这些日常用品全部换成顶级的,花费也非常有限,但对生活质量的提升远超那些奢侈品,是对自己生活最好的负责。更重要的是不用在买的过程,纠结选A、选B...还是选N。

精力,是一个人最有价值的资源。

现在这个社会到处都是精力陷阱,不管是各种商品,还是各种APP,背后都有一群设计师绞尽脑汁吸引你的关注,如果长时间把精力放在这些东西上,即便偶尔顿悟,想做些有价值的事,也很难把精力快速集中起来。

问问自己,自己的精力投入是否让自己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?

如果是,恭喜你,你的精力是有价值的。

如果不是,停止投入你的精力,把精力放到有价值的东西上。

其中,最容易忽略的,是生活中的一件件小事。

所以,要及时复盘。

反复复盘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