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有那么几个读者,喜欢教我作文,说我的文章没有主题,没有中心思想。

文章为什么一定要有中心思想呢?

只要能记录真实的生活,怎么想就怎么写,至于它是不是有主题,是不是符合逻辑,不用太过关心。

小说,才讲逻辑,生活,从来都是跳跃的。

但,最近媳妇儿给过我一个建议,我觉得挺好,作为我的头号粉丝,她的建议很有必要引起重视。

她说,“为什么你的文章看着看着就不想看了,套路都一个样。虽然我认可你说的,好文章就是佛说家常事,但前提是,要能给别人带来价值。更好的做法是,用佛说家常事的手法,写有价值的事,倘若真的天天说家常事,就失去了文章该有的魅力。”

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,甚至为此还请教过宁静姐,宁静姐的原话是,“若你想写1000字的文章,你应该有1万字的素材,大部分人的写作方式是什么?靠自身阅历。其实一个人的阅历是很窄的,哪怕是外交官,在日更的情况下,他的故事顶多一个月,也就写光了。”

我问,你是怎么保持高频高质输出的?

她说,高频输出的前提,一定是大量输入。我有专门的学习团队,有人帮我整理热点,有人帮我搜集素材,有人帮我搜集视频,汇总整理后,我再认真学习。

当时听完,很受启发,只不过写作毕竟不是咱的主业,问过之后逐渐又忘了,这次媳妇儿再提这个话题,我很认真的复盘了一下:

我写作的初衷是什么?

把自己的生活当剧本去写,输出自己的真实生活,我吃什么,用什么,穿什么,开什么车,去哪儿旅游,交什么朋友,怎么看待一件事...从而吸引三观一致的朋友。

我写日记的核心,就是输出自己的生活,记录自己的生活。这些是否能给读者带来启发,不太确定。但对我自己,很有意义。

举个例子,只要写,就一定有不同声音,只要发出来,就一定有人骂街。若是放以前,你骂我一句,我回你十句,最终一定要争出个对错。现在呢,你夸我,我接受,你骂我,我也不反驳。就是能真正接受别人与自己不同,这就是一种修行。

修行的内心,越来越温和,越来越包容。

再举个例子,坚持写文章,让我看书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。原来看书,看到精彩部分,只会大腿一拍,卧槽,写的真TM牛逼。现在呢,会停下来想,想作者为什么这么写,想作者写的好在哪里。印象最深的是杜拉斯的《情人》,这是一本我尝试读了N次,都没读完一次的一本书,因为太过混乱,压根不知道作者在写什么。但这又是一本被别人吹上天的书,好奇心驱使我一次又一次的尝试。当我开始学过一些写作手法之后,才明白作者用的是意识流的手法,才明白作者用的是电影镜头式的描述语言,才明白作者用的是一三人称结合的叙事视角。这才读出点意思。

这也是一种成长。

类似的感悟太多太多,从这个角度来看,没有背离自己写作的初衷。

毕竟,日记先是写给自己看的。

我若拿现在的眼界+刚毕业时的痴迷重新定义写作,我会从两个方面规划,一是整理读书笔记,二是采访有价值的人。读书笔记能保证持续输出,例如一天一更。采访有价值的人能给读者带来直接的启发,什么样的内容能给读者启发?成功者的经历,而成功者本身又自带热点,所以最佳捷径就是写采访录。

但无论做什么都需要绝对用心。这个用心不是普通人理解的用心,而是绝对痴迷,如高三学生一般,除了高考,什么都不想,心无杂念。

现在,很难进入这个境界了。

但,写作毕竟是玩票,走的太远会荒废主业。

写给自己看,就够了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