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云社有个小曲,叫《探清水河》,很火。

我先是听郭德纲版本,后来听岳云鹏的,再后来听张云雷的。每个版本各有特点,都很好听。旋律朗朗上口,还容易唱。我一个人的时候,偶尔也哼两句,“桃叶尖上尖,柳叶儿就遮满了天...”

中午吃完饭,边哼边往回走。一个同事听见了,就嘲笑我,“呵,小黄曲儿唱的不赖”。

意思是,这在古代是窑曲儿,窑姐们招揽顾客唱的。

我心想,就你懂得多!

这个说法,一点都不新鲜。在网上,只要有姑娘唱这个,下面一定有类似的评论。最火的应该是一个叫石头的小女孩,唱的非常好听,再看下面的评论呢,多是教人如何做人。甚至有些教授,也吐槽这是旧社会的糟粕,跟现在社会格格不入,是非常低俗的存在。

关于这个,郭德纲回应过,说,“那些风月女子是客人爱听什么,她们唱什么,她们还唱过京剧呢,你不能因为环境的原因就说这首歌低俗吧?”

在古代,既没电视,又没KTV,更没各种网络媒介,大家想娱乐,只能去下九流场所,但不能认为所有起源或流行于此的,都是下九流的东西。若按这个逻辑,现在的整个娱乐圈都该被否定。这显然是不成立的。只要大家喜欢,又不引人犯罪,就是好东西。

刀剑杀人,错的不是刀,是人。

我们考虑问题,不能只站在时间点上,要考虑时代背景,你不能要求古人,在家看着电视听曲儿听唱。

类似的事,还有一个,就是刚上热搜的张文宏论文抄袭事件。

按现在的标准,张文宏算不算抄袭?我想,可能算。否则不会闹得沸沸扬扬。但能否得出结论,张文宏教授存在道德或学术不端问题?我觉得,结论不成立。

官方回应是:张文宏博士论文符合当年博士论文的要求......不构成学术不端和学术不当行为。

关键词,当年。

任何一门学问,都会经历从现象混乱到理论清晰的过程。任何一个行业,也都会经历从野蛮生长到规范秩序的过程。

不能拿现在的标准,要求过去。

就跟我爹读的高中一样,高中毕业了,连等差数列是啥都不知道,但不能因此否定那个时代的高中生都是庸才。时代背景决定了他们只能这样,但即便如此,当年能读高中的,也是同时代的佼佼者。

到张文宏这个级别,相当于每天被无数人拿着放大镜审视,即便如此,他还能屹立不倒,足以说明算得上是学术界的标杆了。

在放大镜下,没有一个人是禁得起推敲的。

都有瑕疵。

看问题,要考虑线的因素,不能只站在点上。看不到山高,是因为离山太近,离得远了,才能看清山有多高。我们怎么不去抨击古代的三宫六院?因为离得远了。

对我们自己也是,无论生活也好,工作也好,不能只考虑今天做了什么,今天有什么成果,更应该想想,一年前我怎么做的,做的怎么样,一年后我要怎么做,做出什么成果,这样才能形成内驱力。

始终只考虑今天的成果,很容易日复一日,陷入死循环。

一个人的成就,取决于这个人能看多远的时间线。这个远,既包含向前,又包含向后。

向前,表示你能看到多少成果,看到的越多,内驱力越强。

向后,表示你从过去能得到多少,得到的越多,成长越迅速。

普通人,能看一年的距离。企业家,能看十年的距离。而到邓爷爷这个级别呢?

一国两制,五十年不变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