媳妇出门,10分钟不到,电话来了。

“老公,我把人车蹭了。”

“人有事没?”

“人没事,但那人可凶了,一直问我,怎么办吧,怎么办吧......还骂我不会开车,都开逆行道了。”

我说,“先打122和保险公司电话,再拍照留底,把车挪到边上,然后你上车,不管他说什么,你都不要下车,更不要理论,除非警察来了。”

从媳妇儿的描述,以及打电话时那人在旁边嘟囔的话,我判断对方素质不高,担心是附近安置小区的村民,一旦起争执,一会儿就围一群。

所以,先让媳妇保护好自己。

因为不远,我骑个自行车就去了,到了一看,一个50岁左右干巴瘦的大叔,开一辆老款宝来。大叔看见我,想给我一个下马威,“会开车不?看看把车都开哪儿去了?!”

他一说话就能感觉出来,就是一农村大叔,没啥见识。可能纯粹想讹点钱。我看了现场,也看了媳妇拍的照片,他,全责。

只不过我媳妇不懂,以为自己在逆行道,就该自己全责。一开始就给人家道歉,从而助长了他的气焰。让他错以为能讹到钱。

若我是大叔,早找借口跑了。自己车没事,对方车门凹进去了,即便交警来了,也是咱给人家修车。

那,为什么逆行还没有责任?

因为,交规有会车规定。

这条路是双向两车道,我媳妇这边车道停了一辆货车,属于有障碍物一方,按常规,两车交会,有障碍物一方要让无障碍物一方先行通过,确认对向车道没有车辆时,可借用对向车道超越障碍物。但是,有障碍物一方,一旦进入障碍物路段,则有障碍物一方先行通过。

他俩剐蹭位置已经超出货车车头,并且我媳妇的车身已经开始往回并线,马上驶出障碍物路段,享有优先通过权。

我看车门凹陷不厉害,找个修车店用吸盘一拽就好了,不是啥大问题。交警又迟迟不来,我就找他协商。

我说,叔,你车也没啥事,我们车门都凹进去了,要不就算了?我看您也挺忙的。

他挺不耐烦,还想开口嚷嚷,只要他开口就巴拉巴拉,说我媳妇逆行什么的。那我不能让他开口,得吓唬吓唬他。紧接着就把交规给他讲了一遍,最后重点强调,交警来了,也是你的全责。而且,得给我们修车。

也不知道他听懂没,但底气没了,假模假式用两个手指在前杠上蹭了又蹭,嘟囔了一句,幸亏没伤着漆。走了。

这边刚走,交警来了,我赶紧给警察叔叔说明情况,又让媳妇打电话给保险公司销案,这才告一段落。

类似情况,我也遇到过一回。有次,在南三环和太白南路交叉口,我右转,准备上高速,一辆电动车撞我后视镜,摔倒了,躺在地上不起来。我直觉判断他什么事没有,因为眼瞅着他把电动车慢慢放倒的。我先打电话报案,然后跟他协商,你也别说谁对谁错了,我给你两个选项,要么,让120拉你去医院,我走保险。要么,你自己说个价,我们各自省心。

他说,那给我200块钱吧。

我说,别200了,我给你300,你给我写个条,拿着拍个照。

轻松搞定。

然后打电话销案。

当然,这里面有个前提,就是我确信他没事,若是发现真受了伤呢?则启用另一套方案,救人,走保险。这个时候即便他想私了,咱也不能答应。

杜绝一切后患。

类似的事故,跟车队出去遇到太多了,即便咱不是主角,也是吃过见过的,处理起来游刃有余。那遇到大型事故怎么处理?比如,重伤了?死人了?

先打120,再打110,最后打保险公司电话。到医院给存点医药费,根据伤情决定多少,例如需要开颅手术,给存个一万两万,然后,就不要再频繁去医院了。家属要,家属闹,也不要继续给了,让对方起诉就好。

起诉是中性词。

意味着,让保险公司来承担后续。

否则?

你把所有家产都送去,对方还觉得你亏欠他们的,好好一个人,现在成植物人了。

我们即便愧疚,也得安慰自己,没办法,谁让他摊上了呢?

摊上了,就啥也别说了,寻求法律保护吧!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