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来串门。

妈妈和妈妈聊天,小朋友和小朋友玩耍,我呢,负责水果供应。切好西瓜,给小朋友送去,俩人正在书房玩手机。

邻居小姐姐指着屏幕说:“我以前可喜欢可喜欢他了,现在一点也不喜欢了,妈妈说,他是一个超级超级大大大……的坏蛋。”

趁放西瓜的功夫,我扫了一眼屏幕,吴某凡,上划、下划,都是,有视频,有照片。应该是妈妈给下载到手机了,很多。猜测是妈妈喜欢,孩子也跟着喜欢。现在偶像倒了,孩子耳濡目染,也不再喜欢了。

真羡慕现在的孩子,小小年纪就知道追星,而我呢,直到大学才知道有演唱会这个东西,在这之前,我理解的明星都应该在在电视里,在磁带里。当然,也有自己喜欢的明星,甚至为此还跟同学打过架。

那还是高中,《不能说的秘密》上映那年,元旦,学校组织一起看电影。看完电影,大家兴致很好,回到宿舍依旧谈兴不减,一个同学说,“周杰伦是中国最火的男明星”。那时,我喜欢刘德华,怎么能允许别人这么说,于是吵了起来,于是打了起来。细节记不清了,据同宿舍舍友回忆,战况是以我的一记无影脚将其踹至床下而结束。据此判断,我该是稍占上风。

现在想想挺可笑的。因为年轻,疯狂地、病态地期待别人能表现出令自己满意的样子,要求别人必须说出符合自己心意的话,否则就表现出强烈的愤怒。这是病,得治。若是现在有人跟我谈论周杰伦,我想我对他的评价应该是这样:

以一己之力顶住韩流,多次当着国外歌手的面说,华流才是最厉害的;三观正,爱国,多次说自己是中国人;热爱和平,反对战争,写出《止战之殇》的反战歌曲;积极向上,孝顺父母,疼爱老婆,写出《听妈妈的话》《蜗牛》《稻香》等励志歌曲;北京奥运会,写出了《千山万水》的奥运爱国歌曲,在公开场合说奥运会在自己国家举行,很少有TW艺人敢说这些话......

我依然喜欢刘德华,但一点也不妨碍我欣赏周杰伦的为人与才华。如果再有人跟我谈论周杰伦,我一定将我知道的上述周杰伦的种种才华分享给他,并告诉他,周杰伦是中国最优秀的艺人。想到这里,就很为自己高兴,觉得自己成熟了。

允许别人与自己不同了。

承认别人足够优秀了。

因为有了这些经历,就很能理解现在的小朋友。无论我女儿将来喜欢谁,追什么样的明星,只要不出现吴某凡似的滑坡,我都坦然接受。她能喜欢,就说明这个人一定有着自己的闪光点。我不会要求她喜欢我所喜欢的,更不会假装很有内涵的感慨“一代不如一代”。哪怕她单纯就喜欢一个人的颜值,无妨,我会跟她一起讨论这个人究竟是眼睛好看,还是鼻子好看。历史从来都是向前的,这当然也包括文艺或娱乐,我们GET不到,并非这个行业退步了,而是我们没跟上时代的车轮。

追星是这样,生活也是这样。我喜欢你,就跟你走近点,我不喜欢你,但我一定不会贬低你,中伤你,我依然欣赏你的才华,我依然学习你的优点。

没有人,会因为我而改变,老婆不会,子女不会,别人更不会。

没有人,愿意被我的思维控制,老婆不愿意,子女不愿意,别人更不愿意。

宇宙不会围着我和我的意志转,世界上也不存在思维和我完全一致的人。

理解不了这一点,就很容易成为控制狂。

疯的,先是自己。

比起志趣相投,那种就算喜好不一样,也不否定别人的人,更能让人感到幸福。

我喜欢干净朴素的指甲,但是你做的美甲亮晶晶的好漂亮。

我喜欢淡妆,但是你化的妆好适合你呀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