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北+内蒙边境大环线。

就是沿着中国雄鸡版图的鸡头,紧贴边境线环绕一圈,起点北京,终点北京。

这个线路我们14年走过,只不过那次是冬天,从辽宁出发,逆时行军,这次是夏天,从内蒙出发,顺时行军。方向变了,线路没变。不同季节,不同风景。

巧的是,在锡林浩特办理入住时,碰到前车友,大鸟。大鸟,人如其名,是真大。夏天穿上裤子,总是鼓鼓的,因此得名。14、15年时,大鸟是车队的核心成员,能喝、能说、能吹,凡是车队活动,几乎全勤,因此大家都很熟悉。怪的是,某天突然就消失了,没任何征兆,那时咱人微言轻,也没多问。印象深的是,跟他一起消失的,还有一个叫昕的姑娘。

昕姐大我两岁,同一年毕业,她研究生,我本科。当时车队还以70后为主,只有我俩是同龄人,所以走得很近。有次出行,大鸟说,昕姐在大学时就有自己的事业,好像是做证书培训之类的,临毕业已有十几万的存款。接触久了,我对昕姐也产生了想法,经常想一些好事儿。这些都被冲哥看在眼里,他跟我说,“车队里的女人,不要轻易去碰,因为你不知道他背后站着怎样的男人。”现在想想,冲哥说的真对,只不过当时太年轻,不愿相信这么自立的女孩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。依旧,嘘寒问暖。当时她也愿意跟我聊,甚至无话不说,经常一聊就到后半夜。直到他俩不再参加车队活动,昕姐开始在朋友圈晒他俩旅行的照片,我才回过味儿来。于是,我就在心里唾弃,不就有几个破钱,脑袋大脖子粗,都能当你爹了,呸!再后来,她朋友圈也不更新了,整个人彻底消失了。

这次要不是碰到大鸟,可能再也不会想起有过这个人。我在微信给她留言,“再走东北环线”,还给她发了几张草原照片。没想到,她很快回复了,“挺好,比冬天漂亮多了”。陆续聊了很多,基本都是围绕以前的人和事,谁谁谁还在车队不,谁谁谁再也没见过之类的。当我说,又碰到大鸟时,她有好一会儿没回复。

应该是鼓足了勇气,给我打来打电话。

说,“没事离他远点。”

我问,“怎么了?”

她说,“这些年我一直在还债,他除了会骗女人,什么都不会。”

说到这里,我就全懂了。为了岔开话题,我问她,“结婚了吧?”

她说,“相了好多,没有合适的。”

有一搭没一搭,聊了好久。

说到最后,她甚至带了哭腔,咱听了也心疼,只不过现在的我,学聪明了。

不管谁的事,让谁自己去处理,咱不干涉。

否则,惹一身骚。

在车友圈混多了,已经有免疫力了,女人收割男人是有难度的,优秀的男人把钱看得比女人重,不会轻易出手,反而会堤防,除非去收割那些傻乎乎的,没见过世面的男人,而男人收割女人呢?一收一个准,特别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,你说什么她们信什么,而且崇拜的点很低,有个车,有个房就可以打动她们。

以前女人被骗,无非是失身,现在呢?借贷太方便了,不但失身,还会负债。女孩遇到有钱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证明自己,怎么证明?抢着买单,抢着给钱,积极付出。极力证明,我不是为了钱跟你在一起的。那男人事业遇阻,需要资金怎么办?没钱没关系,我可以借贷,我可以信用卡套现。

最终,万劫不复!

只要开口问女人借钱的男人,无论什么缘由,都是骗子。

可女人总心存幻想,白马王子骑着白马来追求自己。

其实,真正的白马王子不缺女人,至少不缺普通女人。

凡是送上门的王子,都需要谨慎。

女人总幻想男人有房有车有事业,还能每天对自己嘘寒问暖。可你不想想,真正有事业,有焦点的男人,咋可能把全部心思用在女人身上。一天到晚盯着手机,所有信息都秒回,只能是以聊天为职业的,骗子。

可是,女人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例外。

好在,我也成熟了,懂得尊重每个人的生命轨迹。

少管别人,少些烦恼。

现在提起大鸟,她恨得咬牙切齿,当初又何尝不是和他一起,嗷、嗷的叫唤。

这,就是圈子。

只要有男女关系,有借钱纠纷。

最后,一定是一地鸡毛,鸡的毛和鸡的毛!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