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丧——这是老钱对我最近状态的评语。

他说,以前你跟人交流,两眼放光,现在呢?一点精神气儿都没。那个唾沫横飞,一说话整个办公室都全神贯注的苦李很久没出现了。

确实,很丧!我也这么觉得,而且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。起初我以为是大姨夫的缘故,并没放在心上,毕竟生理上的周期循环,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。以前也有深陷颓废难以自拔的时候,虽不像大姨妈那般规律,但每隔一段时间总有那么几天。这次怪就怪在,旷日持久,确切地说,从春节收假至今,亲戚一直没走的意思。

这两天仔细复盘了一下,发现问题出就出在过年之后太闲了。年前什么状态?项目一个接一个,最忙时几个项目同时推进。年后呢?项目不紧张了,整个人也懈怠了。应了我高中班主任常说的那句话,“同学们,由紧入松易,由松入紧难!”。自己颓就颓吧,毕竟人畜无害,倒也没有太大问题。关键是,人要是一丧,很多事接着就来了。

首先,媳妇儿看我不顺眼。

“回来这么早,就不能把桌子擦擦?!”

“不是有阿姨吗?”

“阿姨,阿姨,就知道阿姨!带娃、做饭、打扫卫生,一个阿姨几双手,你瘫在床上就不能帮着干点。懒死你得了!”

似是只要我连续几天闲暇,就会立刻失去顶梁柱的位置,被打回原形不说,还要被摁在地上摩擦,是真的被摁在地上,把地板擦出镜像,方解媳妇儿心头之怒。只有劳动人民,才最有资格挺起腰杆!诚不欺我。

其次,我看媳妇儿不顺眼。

“从过年到现在,买几个包了,还买!”

“我买包碍你啥事儿?花你钱了?问你话了?从去年到现在,你送过我包吗?一个都没有!咱俩恋爱时,每年你都送我一个,现在呢?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,是不是...”

看吧,人一闲就容易说淡话,淡话多了,就容易被反杀。

跟媳妇儿恋爱到结婚,已有些年头,几番较量下来,倒也总结出点规律。当两个人一起颓时,任何一件小事都是炸弹,“为什么你不能...”,“为什么你要...”,还不能辩,辩就是核战。当一个忙,一个颓时,忙的那个自然要承担家庭未来的重担,颓的那个在不安与羞愧当中端茶倒水,倒也一片祥和。当两个一起忙时,更像同一屋檐下的奋斗者甲和奋斗者乙,有点家务顺手就干,不用说,说就是浪费时间。

所以。

人真的忙起来时,根本没有太多复杂情绪,人太闲,才会把鸡毛蒜皮当回事。

另外,我还发现,人闲的时候一点也不轻松。之前忙时,睡眠时间是6+1,晚上六,中午一,一天神采奕奕,用不完的精力。现在白天没什么事,晚上反而早早困意十足。困得早,就读书少。关注我朋友圈的朋友知道,我在朋友圈有个今日笔记的分享,年后更新少了,就是这个缘故。

曾经摘抄过一段话,大意是:

“辛勤工作很少会导致疲劳,尤其是那种经过休息或睡眠之后都不能解除的疲劳。其实,忧虑、紧张、心烦才是导致疲劳的三大原因,而人们却常常以为是身体或精神的操劳引起的疲劳。”

若是把我们的一生当作小说,小说主人公的目标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,当这部小说写完,或许不用写完,就写到现在,我们以读者的身份审视这部小说,你会发现,多数人的一生是很丧的,而我们自己就是谋杀生活的凶手。

我们总觉得自己有所期待,期待明天会变好,期待明天自己会变好,却不愿承认,当明天成了今天,我们依然,涛声依旧!我们的期待不是真的期待,我们的想要只是想,而不是真的要。我们总幻想,若是回到过去,我们会如何如何,却不曾想,今天就是未来的过去。

现在,闭上眼,想象一下,2058年,我们已经七老八十了,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臃肿老态,没钱没势,生活不能自理,我们向上帝许了一个愿望,说:“求求你,再让我年轻一次吧!”,于是,我们睁开眼睛一看,回到了2021年的今天,那这次,我们打算怎么活?

人最好的作品是自己。

我们要像打磨一件作品一样打磨自己,终其一生!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