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白天越闹,晚上越要静。

书房阳台,一个人,一根烟,看万家灯火。

“半夜不睡觉,发什么神经!”,媳妇儿常说我。

不是不睡,是睡不着。平时什么时候陪娃,什么时候看书,几点睡觉,几点起床,都有严格的时间计划。每天睡之前整个人是饱满的,很踏实。这几天呢?不是串门,就是被串门,不是招待,就是被招待,身体忙的要死,心里空的要命。

我是制定了些假期计划的,就是原本想趁假期把以前想做但没时间做的事整一下,结果呢?舅舅来了得喝点吧,姑父来了也得喝点吧,不喝?!不给舅舅面子?得了您嘞,干了!都是媳妇儿家的亲戚,咱不能把脸掉在地上。结果就是,每天都微醺。计划执行不了,心里就空唠唠的,心里一空,我就好折磨自己,折磨的方式就是翻来覆去,睡不着。

我对时间有一种执念,一旦计划执行不了,就会觉得整个人都是下沉的,魂不守舍。媳妇儿说,这是病。包括对过年也是,按说过年是咱们最大,最重要的节日了吧,可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?过年对我赚钱没帮助吧?对我写文章也没帮助吧?那过年就没意思,应该取缔!媳妇儿说,病的真不轻!

媳妇儿怎么看我?真忙!要不上班,要不闷在书房,比总理都忙。外人怎么看我?真闲!每天不是游泳,就是出去浪,浪人一个。而我自己怎么看自己?我这一辈子就是一根链条,每一天都是链条上的一环,环环相扣,有条不紊。咱不是笨吗,咱不是起点低吗,那咱就用最笨的方法,做最牛逼的事。所以,我最怕链条缺一环。

仿佛辛苦创建的成果被扯断了。

心疼时间。

这个病根怎么落下的?

就是以前缺怕了。

我经常会想,若是我毕业时就能觉醒,现在的成就应该不止如此了吧,若是我读高中时就能有现在的执行力,现在起码是个985的毕业生吧。以前咱年轻,不懂事,错过了这么多年的时间,现在怎么不得比别人更拼才能弥补回来。

类似的病还有一个。

小时候爸妈忙。早上我还没醒,他们已经出门了,晚上他们还没回来,我已经睡着了。这么辛苦,自然没时间打理家里。桌子上的灰常年都有指甲盖那么厚。有时候我去条件稍微好点的同学家里玩,就特别羡慕,人家的妈妈怎么可以把家里打理的这么干净。那时候我就暗地里发誓,长大后我要把自己的家里打扫的跟他们家一样干净,不对,应该是比他们家更干净,像电视里的城里人一样。

现在我是怎么做的?我负责书房的卫生,阿姨负责其他地方的卫生。一有时间我就要把书架、音响上上下下擦拭一遍,甚至花叶,我都要一片片的擦。

执念,是一种病。

暗示着,再也不想回到过去!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仅有一条评论

  1. bill zhang

    写得很好,珍惜现在拥有的生活,再也不想回到过去了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