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周文章不写了?连续奔波了几天,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。纠结了好久,还是写吧。毕竟当初喝醉的时候都坚持下来了,现在断更,不像咱的风格。

这次出行规划的是新疆大环线。车队从北京出发,先是沿着地图的鸡背,穿越到鸡尾,在鸡尾克拉玛依休整一天,保养、换胎,继续贴着鸡尾国境线向南出发。我因为元旦有事,直飞克拉玛依与大家汇合。

结果,在克拉玛依出现了意外!

原本订了16条雪地胎,结果车行老板记错了库存,他以为轮胎够用,实际只有12条。按向导给规划的路线,接下来既没有高速,也没有国道,全是冰天雪地的野路,不换胎基本走不了。那我们必须做出选择,是改换路线?还是等雪地胎?大家意见一致,等!我们大老远过来就是找罪受的,不让我们受罪,这趟岂不是白来。

那,等吧。

7号耽误一天,8号重新上路,大家想在路上把时间赶回来。结果呢?在制造困难上,老天从来不会缺席。越是想赶时间,越是容易出问题。在国道219,靠近双河的地方,我们有辆车发生侧滑,半个车身扎进了坑里。于是,叫救援,营救。到霍尔果斯已经凌晨。

时间晚了点,身体疲惫了点,但大家异常兴奋。这不就是我们追求的快感,没有经历救援的越野,算什么越野。摩拳擦掌,纷纷叫嚣明天直插南疆。

结果,第二天又出了意外!

向导提醒,由于河北疫情,新疆可能对高风险地区进疆人员进行隔离。我们车队有一半是北京的,包括我在内河北户籍的也有三个,安全起见,一致决定取消行程。虽然疫情爆发之前我们就出来了,但现在这个节骨眼,人人自危,不能给国家添乱。9号返回克拉玛依,10号,也就是今天到乌鲁木齐。四辆车办理好托运后,队员们坐飞机返程。

这篇文章就是在返回乌鲁木齐的路上,冲哥开车,我坐后排写的。期间冲哥还纠正了我的一个错误,说,他这辆酷路泽从14年到现在已经16w公里,其中至少8w公里是我开的,平时上班他不开,出来玩,又都是我俩换着开,而且我开的时间还远远超过他。意思是,我的总驾驶里程起码也有20w公里了。

紧接着这个话题,又聊到安全驾驶。就是在这16w里程中,我们出过几次事故,仔细复盘了一下,有两次,一次是在G6北京段,堵车,冲哥走神了,怼到前车屁股上;还有一次,是在嘉峪关附近玩穿越,我开的,右前轮直接撞到石头上,石头被草遮住了,我以为是草地,能压过去,没想到下面是实的,车屁股跳起来,车身也快横过来了。这还是在速度不快的情况下,最多也就30公里/小时,再快点怕是气囊都要蹦出来了。在这么慢的情况下都有如此大的冲击力,若是高速上,不系安全带的后果,可想而知!

在车里容易给我们一种错觉,以为在盒子里就是安全的,使我们低估了惯性。可以简单一点理解,就是我们小时候骑得老式自行车,哪怕是10公里/小时,一个急刹,也能摔个狗吃屎。

所以,安全带,很重要!

要相信,车上的每个设计都不是多余的,每一个安全设计都是用鲜血、生命设计出来的。

另外,在车台里大家还讨论了一下,我们车队有哪些好的安全习惯,最受大家认可的一点是——统筹规划做的好。就是每个人,每辆车,不用看导航也能知道怎么走。走哪条高速,到哪里,什么时候出高速,这都是提前规划好的,每个人心里非常清楚。从来不会在开车过程中更换路线,即便是换,也是在下个休息点,给大家集中同步。高速口最容易出事故,临时更换路线会让大家在开车时犹豫。跟车队久了,我现在也养成了这个习惯,只要跑高速都提前熟悉路线,不会完全依赖导航。你要想,要是手机突然没电,或是没信号了呢?都是潜在的安全隐患。

还有一个习惯大家也非常认可——不跟车。有好些车队在高速上喜欢跟车,统一的旗帜,统一的车身,一辆跟着一辆,看似很拉风,其实很SB。这个现象在前几年非常流行,这两年少了。我们从一开始都是约定好在哪个服务区休息。上了高速各跑各的,哪怕临时有事,你进了其他服务区也没问题,大家在指定服务区等你就是了。给大家充分自由。

若是跑高速多的人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大家普遍喜欢跟车,若是航拍会非常明显,高速上的车流量是一段一段的,一段是一个密集区。

一个优秀的司机,一定会把自己时刻放在安全的区域。

这个区域就是,车流量非常小的地方。

要么,快速突围。

要么,选择慢行,控制车距。

而且,要频繁的刹车。很多人喜欢就近刹车,目的是为了省油,其实恰恰相反,在高速上,要频繁的刹车,用刹车来调整速度,从而确保与前车的安全距离,这个安全距离的标准是,即便前车突然静止,我也能刹住。

频繁刹车的好处还有一个,就是提醒后车,防止我们被追尾。刹车灯是我们的行车语言之一,要及时给后车传递信息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