纹身请客。

给媳妇儿报备后,欣然赴约。

那个让我好奇了很久的问题,终于有机会一问究竟了。你说,她纹的到底是不是蝴蝶呢?

餐厅在中信大厦,环境不错,可以俯瞰整个南稍门夜景。见面先是握手,然后很客气的请我落座,比想象中要正式,让我略微有点不适应。落座时飘来一股清香,应该是香奈儿5号,剂量掌握的比我媳妇儿好,若隐若现,味道恰到好处。

菜她已经点了。酒是自带的,瓶上全是洋文。从酒塞来看,不但标注了年份,还有酒庄名称、酒庄logo、列级庄等级,酒是好酒。如此看来,纹身家境应该不一般,起码父母有一定高度。

请客的目的微信已经说了,落座后我直接表达了观点:“俱乐部以现在的模式发展,到不了明年这个时候,肯定解散。”

她略微失望,说:“我用俩月的时间,发展了50多人,以为你会夸我呢。”

“只要是圈子,一定要有门槛,没门槛的圈子,最后都是一地鸡毛。你看群里现在是什么状态,一群无所事事的人,整天叽叽喳喳,吵都吵死了,若不是看你自掏腰包给我续了会员,我早就退群了。”

“你咋知道续费这事儿?”

“教练告诉我的,起初我以为真是你申请的。”

“我申请了,店长不同意,不过给打折了,先不说这个,你先跟我说说门槛怎么设定?”

“钱!”

“钱?!”

“入会先交1w服务费,把基调定好,俱乐部就是针对高端客户的,没钱,免谈!而且没有讲价空间,就是亲爹来,也是1w。”

“这门槛也太高了!”

“门槛高不要紧,关键是会员质量要好。你现在的这些会员,就是经营10年,也盈不了利。你要想想,他们中有一半,是拿着免费体验券来的,一群连生活都无法保证的人,指望他们给你掏钱?即便他们真的健身,也坚持不了三个月,真正自律的人,生活不会如此窘迫。而那些优秀的人呢,健身是生活的标配,而且这些人都在寻找这么一个组织,可以提供优质的服务,只不过没找到罢了。我跟老钱就是很好的例子,我们坐在泳池边聊得最多的就是,若是能去马尔代夫潜个水就好了,若是能去XX湖野个游就好了,只不过就是没人组织。”

她将信将疑:“有道理,我回去再好好想想。很有收获!Cheers!”

饭吃到一半,没继续这个话题。我相信她能明白,但肯定还会走弯路,毕竟没经历过,无法感同身受。我为什么坚信此路不通,因为类似的经历我们在车友会经历过,感触太深了。

15年,冲哥刚开始组织自驾,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只要愿意玩都可以报名,而且说的很明白,所有费用一律AA。可最终算账时呢,不是嫌住宿贵了,就是啤酒自己没喝,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后来冲哥想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,去可以,先交5w,交不了?对不起,不带你玩。有时候有人想跟着一起去玩,咨询冲哥几个问题,冲哥都直接回复,名额满了。问的全是费用多少,怎么均摊,住什么酒店这些。

鸡找鸡,鸭找鸭,不同层次的人是玩不到一起的。低层次的人进来太多,一定会劣币驱逐良币,导致高层次的人不愿玩了。现在我们组织活动,无论预收3w还是5w,大家都第一时间转,没人会多问一句。而且行程当中,高度服从安排。若是以前呢,我们大老远来了,不到XX景点看看?你一言,我一语,多出几百公里的行程。

而且,我们现在的玩法更高级,连服务费都不收了,每次活动之后,参与者自由打赏,就是在所有费用AA之后,给组织者打赏,你觉得这次行程值多少打赏多少。现在的组织者是个94年的小伙,但最初的想法还是冲哥提的。小伙每年靠打赏最少有50w的收入(非常保守的估计)。这个玩法的前提,是要对自己的服务绝对自信,小伙有这个天赋,玩的很溜。

聊到这,中间还有个小插曲。

冲哥最初提出这个想法时,我是想充当组织者这个角色的,甚至计划好了离职。自己本身爱玩,还能挣钱,何乐而不为?跟冲哥一提,直接否了。冲哥原话,咱俩都是被伺候的命,没有伺候人的天赋,伺候人看似简单,咱俩都玩不转,好好写你的代码吧。

其实,我还是很看好纹身的,她有这个天赋,非常懂得如何与优秀的人建立链接。她能自费给我续一年会员,就是她的聪明之处。

对于我们多数人来说,转过这个弯太难了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