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是被峰子拉去日本的。

我在深圳出差,护照都没拿,他已经把机票买好了。护照寄到深圳的当天,直飞京都。峰子说是日本朋友早就约好的局,有艺妓陪酒,说什么也要拉我体验一番。

咱一听——妓!心里就想好事,莫非能开个洋荤?于是,装作特别为难的样子,走吧,陪你去一趟。

到了后发现,跟咱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我们去的地儿叫先斗町。第一印象就是窄,真窄,说是街,在咱中国充其量算个过道。可就这么一个过道,却是京都最繁华的地方之一。

从过道一头走到另一头,大概两公里。一圈下来,给人的感觉就是,不坐下来喝两杯,都对不起这个地方,太有feel了——古朴、精致。

我们约的是晚上八点的局。八点刚到,一名艺妓,一名琴师,款款而至,据说这是艺妓服务的标配。

艺妓看上去20岁出头,涂一脸白粉,看不清真容,但妆容着实惊艳。进门先是跪拜,缓缓低身,优雅一拜,举手投足都给男人一种感觉,这才是女人该有的味道。就是一瞬间让自己觉得自己很爷们。大家想象一下电视里的太君,旁边跪一个穿和服的女人,就那种感觉。

整个艺妓服务分四个部分,茶道、敬酒、舞蹈、陪酒聊天。

据说,培养一名优秀的艺妓要花费八到十年的时间,她们不但要知书达礼,还要通晓古今,知天文,懂地理。日本很多达官贵人,来找艺妓多是为了享受与她们聊天的过程。可惜,语言不通,翻译又翻译不出那种感觉,只能遗憾了。

与艺妓交流的整个过程,不能调侃,不能戏弄,不能有身体接触,只能以欣赏的眼光来享受服务,即便如此,最后总结下来一句话:

温柔的震撼。

到京都第二天,紧接着感受到另一种震撼。

还是在先斗町。一家寿司店。店主名叫原田弘树 ,生于1933年,今年已是87岁高龄,从17岁开始,捏了一辈子寿司。店里只有10个座位,却是米其林二星店。

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寿司店,从爷爷传爸爸,从爸爸传儿子。如今,原田老先生硬是把它做成了世界名店。

仔细感受,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

日本有2万多家百年企业,而中国呢?

屈指可数。

工匠精神,当真在日本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一个称职的工匠,一定耐得住寂寞,拒得了诱惑。兢兢业业把工作当事业的人,也一定具备”安于现状“的特殊情怀。

或者说,它是一种品味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