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我妈打电话。

说我那个远方小姨,终于怀孕了。

怎么是终于呢?

结婚10多年,一直怀不上,最近刚刚查出,有了。

关于小姨不育的问题,前些年我和我妈还争论过。她觉得我不相信老辈人的经验,我觉得她封建迷信。谁也说服了不了谁。

我妈急于告诉我这个消息,是想证明她的理论是对的。

在小姨结婚5年后,家里亲戚就纷纷献计,其中最受大家认可的,就是让她领养一个。

原因就是,领养之后,更容易怀孕。

我妈是这个理论的忠实拥护者,并且总是把邻村谁谁就是领养后怀上的,挂在嘴边。

我姨夫是乡镇中学的老师,在农村大小是个知识分子,这些建议,并没当真。毕竟夫妻俩还年轻,检查也没任何问题。就这么一直拖着。

直到去年,俩人认命了?抱养了一个闺女。

一年功夫不到,怀上了。

关于这个问题,我上网查过。多数相信该理论的人认为,领养孩子后,夫妻的压力小了,夫妻双方不再紧张,更容易怀孕。

但是有学者专门做过研究,这个结论并不成立(中西学者都有类似的研究)。

那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相信呢?

说到底是因为这个结果更符合大家的预期。一旦有了预期,我们更容易关注那些领养后又怀孕的例子,而忽略那些领养后没有怀孕,或没有领养也能怀孕的例子。由于选择性的关注和选择性的记忆,就会看起来这个理论跟真的一样。

那我能不能跟我妈继续争论?

以前,会。

现在,不会。

现在我的观点,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,也允许自己跟别人不一样。

包括我的父母。

他们那样做,是他们的事。在他们的逻辑里,他们是正确的。

我要做的是,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轨迹。

不只是父母,对朋友、同事都是如此。

我大学开始炒股,经过几年的折腾,就认清一个现实:

凭我们的能力,不配持有任何一支股票。

以前别人跟我谈起股票,尤其喊着抄底的时候,我特别容易跟对方起争执。

总想着把自己的观点灌输给别人。

结果呢?

不欢而散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我是韭菜,我承认;你是韭菜,你不承认。

股市总是给我们一种错觉,特别是买涨之后,更容易让人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的能力有多强,幻想着财富可以迅速扩张。但概率是科学的,凡是超出我们认知范畴的收益,最后一定会靠实力输的一干二净。

每个炒股的普通人,都坚信自己是少数人,但是少数人就是少数人,比拼的是眼界、实力、逻辑,而不是猜,不是赌。

炒股不同于别的游戏,炒股是真正的精英游戏,赢家通吃。也就是说,99%去炒股的人,最终都是韭菜。你在自身圈子都做不到No.1,怎么坚信自己能战胜全国,乃至全球的金融精英?

我们战胜不了概率,我们也没想象的那么强大,这都是无数次经验教训验证的,我们以为我们不是韭菜,其实,就是韭菜。

类似认知冲突的事,我们在群里还讨论过一个。

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,我们获取信息的壁垒是高了还是低了?

多数人以为,低了。

因为在我们认知里,你们能看到的,我也能看到,从而以为,所有人从互联网获取到信息是一致的。

实际上呢,互联网信息越来越智能,信息都是智能推送,你是什么层次的,就给你推荐与你层次匹配的信息。看似获取信息门槛一样,实则信息隔阂越来越厚。

换句话说,低层次人的焦点不是消耗在特朗普,就是消耗在抖音白花花的大腿上。

而高层次的人呢?

我是做电商的,我就关注电商的信息。

我是做技术的,我就关注技术的信息。

我做什么,我就关注什么。

最关键的是,面对比我们优秀的人,我们不擅长向他们学习,更擅长将他们与我们对立起来,觉得他们不如自己,觉得他们成功是靠运气,觉得他们不就是有几个破钱么,有什么了不起...

若是我们能主动拥抱比我们优秀的人呢?

会发现,他们比我们自律,他们比我们努力,他们比我们更有战略思维。

职位和金钱是认知的变现,人家比我们职位高,比我们有钱,说明人家的认知比我们高。

所以,我们应主动向他们学习,去学习他们靠什么晋升的,靠什么赚钱的。

但我想起冲哥说过的一句话:

劝是劝不了的,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阶层认知里,自己觉得就是对的,劝若是管用的话,世界上早没有穷人了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