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时候开始,我强烈意识到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?

初次觉醒,是陪媳妇儿生娃。

从凌晨4点破羊水,到第二天凌晨3点出产房,整整磨难了一天。媳妇儿一天时间吃不下任何东西,反而由于宫缩的厉害,一阵一阵的往外吐。几次吐下来,整个人憔悴不堪。

媳妇儿痛苦,我心里也难受,我就跟媳妇儿说,要不咱剖了吧,不受这个罪了。媳妇儿躺在床上,摇摇头,说,“医生说了,顺产对宝宝好,健康”。

听到这句话,多少年没哭过的我,当着双方父母的面,眼泪哗哗的往下流。

以前我对母爱的理解,只在学生时期的作文里。而就在那一刻,媳妇儿那么娇弱的女人,在母爱的驱使下,竟然可以如此坚强。

第二次觉醒,是女儿出生后,她第一次对我笑。

女儿一个笑脸,仿佛瞬间将一个男人喊醒。就这一瞬间,突然感受到了作为父亲的责任。

而且,女儿很爱笑。爱到什么程度呢?哪怕她正在哭闹,只要你叫她一一,她都能停下来,对你笑一下,然后扭过头,继续哭。(一一,女儿小名)

每一次笑,都能融进心底。

一种什么感觉呢?

上天怎会,赐我如此美丽天使。

最近,媳妇儿给女儿买了一堆布偶书,有一本是以佩奇为主角讲述故事的。看到这本书,脑袋反复想起大学时听过的一个笑话。

猪妈妈给小猪洗澡,小猪说,“妈妈,水太烫了”。然后猪妈妈把小猪打死了,说,“这回不烫了”。(死猪不怕开水烫)

当时听这个,没有感觉,甚至哈哈一笑。现在想想,好弱智,好残忍。

作为一个父亲,再也理解不了这种笑话了。

奇怪的是,在做爸爸之前,从来没有想起过这个笑话。

最近出差多了,我渐渐发现,多数人都被应酬绑架了。层次高一点的,都在努力逃,但通常很难逃掉。层次低一点的,还把请客当成最有效的途径,以为请吃个好的,喝点好的,咱就是自己人了。

其实,很没意思。

合作的本质是什么?

我要的,你有,你们都有的,我选最优的。

最近几次去深圳感受非常明显,越是发达的地区,合作伙伴越接近合作的本质。就是把焦点放在做产品上,谈合作时咱们有事说事,你要是方便,咱一起吃个便饭,不方便,也无妨,咱各回各家。

就事论事,不搞那些虚的。

于我来说,吃饭就是浪费时间,喝酒就是伤害身体,有这些时间,我看看书不好?多陪陪女儿不好?

真正优秀的人,是不需要社交的,更不需要刻意去交朋友。

记得我上大学那会儿,总觉得学生会的人挺NB的,尤其是当点小领导的,咱总是有意无意的巴结巴结,想着将来是不是通过他们能捞点好处。现在回想一下,当时结交的所谓的朋友没有一个联系的。

你们品品,是不是这回事儿?

包括刚毕业那两年,一直想着能混进高能量圈子,现在想想,这些想法都是错误的,别说混不进去,即便混进去了,也是老虎找老虎,老鼠找老鼠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你看不惯人家,人家也看不惯你。表面上嘻嘻哈哈,其实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真正提升自己层次的唯一途径是,向内求。让自己更优秀,然后与自己能量场匹配的朋友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。

我是怎么看透这个问题的呢?

就是跟久哥、冲哥他们在一起时间长了,逐渐明白了。以前我也以为自己很幸运,遇到大佬的提携,但是现在回头看看,当时身边的同事就是没有比我做的更好的。久哥他们不会无缘无故靠近我,愿意靠近我,一定是我身上有着他们喜欢的闪光点。

他们身边缺拍马屁的吗?一撮一簸箕。

为什么极少有能融入他们圈子里的?

仔细想想,很能说明问题。

女儿出生以后,更加反感无效社交了。即使人在外地,心里想的也全是女儿。宝宝几天没有便便了?新来的阿姨对宝宝好不好?冲的奶粉比例是否合适,太稀了宝宝会不会吃不饱?太稠了宝宝会不会消化不了?

多了,牵挂。

而且,有朝一日,我希望女儿上学了,跟同学吹起NB,都是说XX是我爸爸的朋友,而不是反过来。

作为生活的强者,女儿的偶像,该是多么的自豪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