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野晴南,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日本人。

她是宁静姐在东京留学时的室友,两人关系非常要好。因老公在北京开日料店的缘故,她曾在北京做过几年日语老师,那段时间跟宁静姐联系非常频繁。

我与久哥、文栋、宁静姐,在百度的时候,也建立了不错的小圈子,一来一往,就认识了晴南。

认识时间虽长,但真正熟悉彼此也就是近期的事儿。

五一假期,久哥说在家里实在待不住了,提议要不去东京转一圈?查了一下航班基本正常,他从北京飞,我从西安飞,到东京会合。

原计划带老婆在东京逛逛商场,玩两天就回。晴南知道后,坚持为我们规划了一个不错的行程。

她老家是东京群马县的,而群马县最出名的就是草津温泉。她坚持让我们去体验下全日本最好的温泉,到目的地与她回合之后,得知我媳妇儿处于哺乳期不能泡温泉,接连道歉,说自己考虑不周,每说一句抱歉,都要鞠躬,反倒弄得我挺不好意思。

泡完温泉,开车去她老家,她没选最近的路,而是选了一条风景优美、路况最好的道路,单凭这一点,就能看出她对我们的行程真是下了一番功夫。媳妇儿车开的飞起,当时我还发了朋友圈,说我媳妇儿要“封神秋名山”。截图里的路线,就是从温泉到晴南家的路线。

晚上吃饭聊了很多日本的风土民情。

最让我吃惊的一件事是,抗日八路军里竟然有很多日本八路,而最出名的日本八路叫小林宽澄,祖籍就是群马县的。

晴南说,2015年,小林先生曾和中国国家领导人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,参加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。

这件事在日本的很多媒体都有报道。

最后还调侃,她和小林先生的关系,就像我和王宝强的关系,是老乡。

从晴南对这件事的描述,以及日本媒体的态度,发现日本真是一个可怕的民族。

小林先生刚回到日本,日本政府就锁定了他的真实身份,但是没有逮捕他,仅仅是将他列入监控名单,而且允许他继续从事促进中日友好的工作。

晴南说,在骨子里,日本人并不排华,甚至很多人认为,日本才是中华文化最优秀的传承者。

仔细品品,这是一种何等的民族自信。

我们可以赞美美国,可以欣赏欧洲,但是我们的媒体很少敢于喊出“向日本学习”的口号。

我们的内心还没有我们自己说的那么强大。

晚上在温泉酒吧喝酒,看到有人穿和服。

我问,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穿和服。

晴南说,真正的日本女人,只有在参加婚礼、过年过节、参加女儿成人节和毕业典礼时才会穿和服。像这种天天穿和服的一般只有酒吧妈咪。

我说,和服穿起来真显气质。

她说,别光看着漂亮,穿起来很麻烦,由于和服的夹衣非常多,一个女孩子是无法自己一个人把整套和服穿起来的。就因为这个,日本的情人酒店,在成人节这一天,会有一项特别的服务,就是请一些老妈妈来给女孩子们穿和服,每穿一次大概要交4000日元的服务费。

我说,爱的代价?

她笑了一下,点点头。

久哥随口接了一句,你付出过代价吧?

晴南笑了笑说,你们知道日本男人年轻时最渴望的事情是什么吗?

就是在自己年轻的时候,把心爱女孩子的和服一件一件剥去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