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那边越来越厉害了,我关心了一下松哥。

我问,欧洲乱套了吗?

松哥说,生活该咋过还咋过,这边没人刻意去谈论这些,影响最大的是父母,非让回去,说什么都要我申请调回去,哪儿那么容易,毕竟在这边深耕这么多年了,老婆孩子都稳定了。

我说,那就安心待着,父母那边该劝就劝,过不了多久焦点就过去了,前些天大家还在追踪新增数据,现在已经习惯了,麻木了。

他说,即便得上,问题也不大,毕竟年轻。另外,我比较认可这边专家的观点,他们认为,只有两种情况才能结束这次疫情。一是有效疫苗;一是经过几轮病毒流行后的群体免疫。

疫苗的研发周期最少12个月,解不了近渴。那就只有后面一种办法了,所谓的群体免疫,就是病毒的基本传染系数R0是3,一个人传染3个人,如果其中两个已经感染过,那就只能感染一个人,R0就衰减到1了。换句话说,感染率最终达到60%~70%,病毒就无法传染了。即便有特效药,像瑞德西韦,也是感染之后才有效。

我说,欧洲各国现在基本就是这个策略了,放弃积极抗疫,等着群体免疫。

他说,不过我觉得国内的做法是对的,否则乱了套。

我说,所以我们都在骂万恶的资本主义,我们费多大劲才控制住,你们又给我们输入。

他说,欧洲政府没有能力启动群众的联防联控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不过我也关注国内新闻,仿佛欧洲一夜之间混乱不堪,其实还好,大家该上班上班,该出行出行,影响不大。每个国家都是基于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的决定,没有什么谁对谁错,谁好谁坏。

我说,你们这些资本主义投降派,被西化的太严重了,我要警惕你们。

他回复了一个偷笑。

我跟松哥是18年认识的,那年我在布达佩斯出差,待了半年,西餐吃的胃打滚,经常去他家蹭饭,经常跟我一起的还有个法国佬,叫Otto。

我经常叫成奥拓。

第一次跟奥拓见面,是在酒店门口。他开着那辆N手的Golf,远远看到我们,就双手向我们招手,方向盘也不管了,到跟前再来个急刹,热情似火。

他的中文水平仅限于,“你~好。”,“我~爱~吃~火~锅。”,半生不熟的语调。

我的英语水平呢,仅限于能听,自己说有点困难。后来跟他熟了以后,连说带比划的也能沟通。

记得有次吃饭,聊到了中西方文化,奥拓说,现在我们运用的科技都起源于欧洲,并且科学本身就是欧洲的发明之一。

看他言语之间有点得意。我就开始忽悠他。

在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,教会垄断了《圣经》的解释权,欧洲人民在教会的统治下暗无天日的度过了一千多年。14世纪中期的时候,中国的印刷术传到欧洲,有个叫马丁·路德的哥们,将《圣经》印成文字,《圣经》迅速传遍整个欧洲。这个时候,欧洲人民才明白,原来耶稣同志早就说了,金钱是万恶之源,拥有财富是罪恶的,而你们的教会却高居庙堂,巧取豪夺。这还能行?反了吧,反他娘的!这才有了文艺复兴。西方的近代史起源于文艺复兴,文艺复兴能够兴起,是因为中国的印刷术。

我说一句,松哥翻译一句,不但奥拓懵了,松哥也懵,心想,你小子咋知道这么多。

其实,我去欧洲之前做过功课,翻过一遍欧洲极简史,了解不深,但懵奥拓这小子还是够的。

我除了给他讲印刷术,还给他讲火药、指南针,反正是中国什么好,给他讲什么,把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。

就因为这次聊天,奥拓见了我都不叫Lee了,每次见面都是“Wise Man”。

我心想,老外可真好骗。

但是,当我和松哥第一次去他家真正了解这哥们之后,被震撼了。

在这之前,我只知道他也是做技术的。

因为欧洲对数据的管控很严,涉及各国的数据库操作,必须有他们自己的人在场,也就是我们出操作手册,他们来具体执行。

奥拓就是法国电信外派过来的,长期驻扎布达佩斯,不属于华为员工。

按咱们的理解,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家里有书的话,怎么着也得是技术相关的书吧,即便不全是,一半总要有的吧。

但是呢?

看他的书架,虽然不大,几百本书是有的,一本技术相关的都没看到。几乎全是素描、美术、几何、材料,最震撼的是还有生理、解剖等相关专业的书。

这才知道,他喜欢雕塑。

边给我们介绍,边打开里屋的门,有各种成品,半成品,有头,有手,有腿,甚至还有JJ。

瞬间明白,这里才是他真正的主场。

松哥边看边说,怪不得凡尔赛宫里的雕塑百看不厌,原来每个细节都是科学,哪怕一根毛都要涉及几何学。

奥拓给我们科普,在所有的艺术范畴,雕塑是最难的,普通艺术是二维的,它是三维的,二维的只能写意,三维的能写实。

那一瞬间,突然理解了,为什么欧洲的许多教堂都历时数百年才建成。建造周期最长的米兰大教堂历时600多年,也就是说,从明朝初年,一直建到建国以后,从未间断。

钱钟书说过,做事情要“聪明人下笨功夫”,我一直以为下笨功夫是一种精神,现在明白了,笨功夫是一种方法,也许是唯一的方法。

我们若想做出点成绩,不要被短期的利益胁迫,要学会站在10年、20年后,甚至更远的地方来看我们自己。

我们太着急了,总是来不及打好基础,就要看到成果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