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毕业时,年少无知,为了赚钱,做过很多项目,甚至有灰色的。

印象中,第一个能赚钱的项目,应该是做微博账号。那时候微博刚刚兴起,全民微博。

原本我是想经营一个微博号,幻想着自己当个大V,然后在新媒体时代呼风唤雨。

后来,做着做着,跑偏了。

那时候流行将微博接入到个人网站,接入后,用户不但可以通过微博账号登录自己的网站,还能在网站发微博,关注,获取粉丝列表等等功能。

在对接微博开放平台的过程中,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涨粉的秘密,最后网站没做起来,倒是靠着倒卖粉丝赚了一笔。

我先是申请了几个账号,然后将每个账号的资料修改为行业专家,有美妆的,有穿衣搭配的,也有瘦身减肥的,总之哪个火做哪个。

账号申请好之后,通过爬虫将相关行业大V的微博抓下来,然后通过发布微博的接口定时更新到我的微博。

账号有了,内容有了,接下来是粉丝。

还是找一批相关行业大V,通过公众平台获取关注者列表的接口,把他们的粉丝信息获取到,然后再通过关注接口依次对这些用户进行关注,我关注了他们,他们往往也会关注我。即便他们不关注我,也无妨,程序会自动判断在我的关注列表里,但没关注我的,然后自动取消关注。

即便他们关注了我,再过更长的一段时间,我也会取消对他们的关注,以保持大V关注少,粉丝多的姿态。这个时候,因为发布的微博内容足够专业,他们往往就真的把我的账号当成大V了,所以通常不会取关。

然而,这一切都是通过一套代码自动进行着。

那时候我手里最多的时候有10台VPS,10个账号同时运行着,运作周期大概是3个月,3个月后粉丝多的能涨到3~5w,少的也有1w+,然后拿到新媒体账号售卖平台上出售。

那个年代微博粉丝还是挺值钱的,一个1w粉的账号卖1k不成问题,关键是我的账号全是真人粉,经得起考验,凡是看到的抢着要。

这个项目虽不阳光,但顶多是投机取巧,算不得灰色。

下面这个就不一样了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个项目更像是一个兼职,老板发需求,我来开发。只不过项目比较特殊,是做擦边生意的。

老板叫老苗。

虽然叫老苗,但一点也不老,90后。

为了做黑彩,老苗肉身翻墙到菲律宾时才22岁。所谓的黑彩,就是个人版的福利彩票,前些年非常流行,现在少了,不过依然有,去年不是还有个新闻嘛,《50多个黑彩网站一年多吸金近80亿》。

老苗就是做这个的。

所有的客服、运营就老苗一个人,设计和技术从国内找,老苗是懂技术的,做好之后直接发给他,技术人员不参与任何线上事务,既规避了风险,又不影响盈利。

到底是不是真的规避了风险,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,但因为他舍得给钱,我就不断给自己洗脑,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没事,况且,技术无罪。

14年春节,老苗回国过年,临走从北京起飞,顺道见了个面,就是这次见面,让我决定不能再跟他合作了,不能合作的原因并非是我良心发现,而是我感觉到老苗是个危险人物。

我问,不怕被查吗?

他说,在这个行业,我连毛毛雨都算不上,要查也查不到我,你去看看就知道了,全是中国人,甚至你看到的最豪华的写字楼,也是干这个的。

我问,攒了不少钱了吧,差不多别干了,够花就行。

他说,都玩了,扔了,攒不住,从小穷怕了,不知道该怎么规划。另外,钱来的太容易,总觉得没必要攒,反正明天还有。

他对我坦诚到什么程度?

他快22岁了,别说恋爱了,连跟女生说话都不敢。穷,怕被人嫌弃,怕被人瞧不起。

我觉得自己曾被贫穷扭曲过,但只能算是轻度扭曲,具体表现就是痴迷金钱,疯狂追逐。而他呢?则是拧成了麻花。

他给我看了一段视频,开着保时捷,去大学找女孩,让女孩坐在副驾驶,遇到摄像头,就让女孩做出各种动作,脱光光的那种,仿佛在训狗。

他很享受这一切,变着花样玩,还跟我说没有花钱砸不下的女孩。

通过这次见面,我决定不再合作了。我把他定义成了危险分子。他做事不考虑道德,不考虑法律,把什么都看的无所谓,而且给我的感觉他心理是极度阴暗的,我生怕有一天不小心触动了他的哪根神经,给我带来不可预估的伤害。

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?

他小时候太贫穷了,一旦有钱,报复性弥补。

这种人触碰不得。

不过,经历了,总会有用的。如果没有这些经历,我可能还是那个左右摇摆,一会想做这个,一会想做那个的无知青年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扫码关注李苦李公众号

李苦李公众号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