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静姐,是我认识的女人里,最接近我对知性定义的一个女人,干净,阳光,活的通透。我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心灵导师,有什么不开心的、想不通的都愿意找她聊聊。

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在13年的下半年,那时我跟媳妇儿恋爱没多久,但也过了你侬我侬的时段,生活逐渐平淡,然后我就跟抽了风似的不可理喻。例如,我不喜欢她去学跳舞,不喜欢她参加同学聚会,甚至于她画上精致的妆容去上班我都要生气...

我像一个偏执狂,想要控制她的一切。

并以爱的名义绑架,我这么生气都是害怕失去。

请求原谅!反思自己!然而下次依旧竭斯底里,周而复始。

我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,媳妇儿也为此迁就我好多,甚至出门就真的不再化妆,我还洋洋得意,似是爱情赢得了胜利。

但,心只要是有病,看什么都是病。媳妇儿一味的迁就,我就一味的不可理喻。直到有一次,我跟宁静姐聊到,才被彻底点醒。

她说,你正在将一个身心健全的人变成残疾人。

我问,怎么讲?

她说,作为一个家境良好的城里女孩,化妆是她的基本礼仪,是尊重别人,也是尊重自己。但你给贴的标签,不正经、花里胡哨。你并非真的不喜欢她化妆,更不会以为不打扮比打扮漂亮,你只是想让她的漂亮只属于你,你害怕失去,说到底是自卑式的大男子主义。

婚姻为什么要门当户对,就体现在这里。假如爱情双方存在不平等,有两种方式可以拉平:

一种是向上拉平,就是低层次的一方通过努力,让自己的财富、认知、修养等各个方面达到与对方一样的高度,这是最好的,但实行起来有困难。

另一种是向下拉平,你不是爱我吗?爱我就该听我的,在我们老家,只有狐狸精才化妆,才打扮,所以你不能画,画了就是狐狸精。这就好比,我们都是残疾人,只有你四肢健全,那就用铁棍一敲,一声惨叫,好了,我们都一样了。

你是上过大学的,应该有这点包容力,况且你还年轻,静姐希望你能通过第一种方式对待自己的爱情,否则,最终一定是失去。

爱是什么?

爱是允许。

爱她,就应该支持她是一个独立的人,而不是当作自己的附属,应该允许她做一切她喜欢的事。

我说,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她说,一切矛盾的根源是不够自信,不自信就害怕失去,害怕失去就不够允许,总想去控制,去抓取,当你试图去控制时,就对对方开启了迫害模式,对方再反击,于是...

陷入了死循环。

苦李

祝好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