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云社有个小曲,叫《探清水河》,很火。我先是听郭德纲版本,后来听岳云鹏的,再后来听张云雷的。每个版本各有特点,都很好听。旋律朗朗上口,还容易唱。我一个人的时候,偶尔也哼两句,“桃叶尖上尖,柳叶儿...

闲了,想的事儿就多。最近工作不忙,一周去不了公司两趟,剩下一直在家待着,真有事儿,老钱会打电话。在家待久了也无聊,就琢磨给自己找点事。新开了一个编程知识小科普的专题,有模有样的规划了一系列文章。...

上网遇到某些网络问题,经常会有人提醒我们清一下缓存,这里的缓存,包括浏览器缓存和DNS缓存。写代码时,遇到高并发、高性能的场景,我们也会引入一些缓存策略。那,究竟什么是缓存?缓存,是将常用的数据...

媳妇出门,10分钟不到,电话来了。“老公,我把人车蹭了。”“人有事没?”“人没事,但那人可凶了,一直问我,怎么办吧,怎么办吧......还骂我不会开车,都开逆行道了。”我说,“先打122和保险公...

起床。捯饬脸,捯饬牙,捯饬发型。一切停当,到公园快七点了,比平时略晚。找块空地,上下踮脚20次,让脚底板、小腿肌肉动起来,再用后脚跟踢屁股,活跃活跃膝盖,再就是弓箭步、高抬腿、开合跳,每个动作2...

疫情,游泳馆停业。那,我的计划得跟着调整。六点起床,公园跑10公里,配速不快,但距离还行,跑完之后通体舒坦。整体耗时90分钟。冲个澡,吃根油条,也才九点不到。娃不在家,疫情又不能出去浪,难得的清...

邻居来串门。妈妈和妈妈聊天,小朋友和小朋友玩耍,我呢,负责水果供应。切好西瓜,给小朋友送去,俩人正在书房玩手机。邻居小姐姐指着屏幕说:“我以前可喜欢可喜欢他了,现在一点也不喜欢了,妈妈说,他是一...

这些年来,我只要做代码review,就一定会有人问,你为什么看代码那么快?很多时候,别人刚提交完代码,想要放松一下,我的检视意见已经来了。不管是几行代码也好,还是几百行代码也好,我总能及时给出反...

车队新来一小伙伴,按惯例,举行欢迎仪式。酒过三巡,小伙儿话多了起来,说自己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今天终于实现了,来,哥哥们,干一杯!又说,读研时就关注文成的朋友圈,不是西藏,就...

昨天,有朋友问了一个问题:如何保持自律?他说,在其他方面,他都能保持自律,例如健身,每周至少打两次羽毛球,风雨无阻。但在事业上,很难保持自律,制定的计划总是坚持不下来,尤其一个人时,脑子总想些乱...

东北+内蒙边境大环线。就是沿着中国雄鸡版图的鸡头,紧贴边境线环绕一圈,起点北京,终点北京。这个线路我们14年走过,只不过那次是冬天,从辽宁出发,逆时行军,这次是夏天,从内蒙出发,顺时行军。方向变...

好久没回读者微信了,今天做了个汇总,发现问的最多的还是程序员如何快速成长。关于这个事,我知道的在之前文章都写过,再来回答,很难有新意了。那,聊聊最近的学习吧。我关注了一个YouTube博主,印度...

YouTube上看到一个视频。解析CNN关于G7峰会的报道。说,中国不是G7成员,却主导了G7议程。还说,美俄会面,普京怒怼外媒:“不要挑拨俄中关系”。结论是,中国没有参加这些活动,却十次有八次...

再也不嘚瑟了。前段时间一直说自己多闲多闲,东跑跑,西跑跑,甚至叫嚣要跑完72峪。这不,嘚瑟过头,报应来了。这周一直在出差,端午假期都没能回去。虽说时间不长,但架不住跑的地方多,杭州、兰州、南京,...

说服自己吸烟还是挺难的。啥?吸烟也需要说服?是的,很需要。我胆小,怕死,总想着吸烟会导致肺癌。每次吸之前我都要对自己说,“事业都干不好,活那么长干啥”,这才有吸下去的底气。说起来也怪,我要不工作...

蒋德钧,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导,在分布式存储领域有很深造诣。我在百度时,公司组织技术论坛,有幸与蒋老师见过两次。第一次见面,蒋老师还是中科院计算所的研究员,作为特邀嘉宾,他在台上讲,我在台下听。第二...

上周文章发了之后,不少朋友私信,问我用同样的思路运营xx行不?怕打击大家,我没有回复。因为不管哪种想法,我统统持否定意见。通过这个事,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我们很容易觉得,我们身上缺少的是...

昨天,子文发消息。邀请我和媳妇儿参观她的瑜伽室。下班后,我接媳妇儿一起过去。瑜伽室在曲江,临街门面房,二楼。我们到那,子文还没下课,打过招呼后,旁边落座。房间不大,正好容纳10人。媳妇儿偷偷嘟囔...

准备出门。去洗车。N多人排队。老板过来招呼:李哥,你终于洗车了。我说,我一年就洗两次。他说,要等会儿。我说,我约了人,比较着急。他说,我给安排一下。我说,谢谢了。他摆了摆手,意思是客气啥。这家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