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普通人想象力的极限里的勤奋,连我最闲的日子都比不上。所以,我配得上我拥有的财富,配得上我获得的掌声。”这是我听过最嚣张的一句话,出自车友赵八字(因八字胡而得名)。因为这句话,我们认识六年,一起...

这周文章不写了?连续奔波了几天,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。纠结了好久,还是写吧。毕竟当初喝醉的时候都坚持下来了,现在断更,不像咱的风格。这次出行规划的是新疆大环线。车队从北京出发,先是沿着地图的鸡背,...

昨天,Volvo车友群里炸锅了。起因是,假期车友组织活动,在秦岭隧道发生了追尾。事故的原因非常奇葩,一个小伙的车子在隧道没油了,停在了那里,既没开双闪,也没放三脚架,甚至连车灯都没开,他想了个办...

去健身房的路上,老钱开车,我坐副驾。他说,“下午,看了一眼我们部门的绩效,在同事评议一栏,只有海斌分数够A,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我问,“你对他怎么看?”他说,“好人一个,能力平平。“我说,“吴...

工作日,总是先到公司,再早餐。早餐时,最怕的就是碰到同事。我喜欢在早餐时间看些优质文章,给自己积累些素材。要是跟同事一起吃呢,一是不知道聊什么,觉得尴尬;一是觉得浪费时间,打乱了自己的节奏。因此...

回家,停车。我车位的斜对面,一家三口围着一辆车的前挡玻璃窃窃私语,开始我以为是看电话,后来感觉不像。出于好奇,等他们走后,我过去看了一眼。是银行贴的催款信,房贷的。这是一辆阿尔法·罗密欧的四叶草...

酒店电梯,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在争论“内卷”是中日韩特有现象,还是全球化现象。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内卷一词。说来惭愧,第一次是在我知乎的评论里,当时有点被人骂了都不知道骂的是什么的窘迫。于是赶紧百度...

​“今天咋了?从没见你在外面抽烟。”​“咋可能。”“你不是只有在加班或写文章的时候才抽吗?”“是吗?好像还真是!”“有心事?”以上对白发生在我和媳妇儿去取快递的路上,她一遍又一遍的问我今天是不是...

纹身请客。给媳妇儿报备后,欣然赴约。那个让我好奇了很久的问题,终于有机会一问究竟了。你说,她纹的到底是不是蝴蝶呢?餐厅在中信大厦,环境不错,可以俯瞰整个南稍门夜景。见面先是握手,然后很客气的请我...

午后,酒店发呆。先是盯着对面的政府大楼,看久了,眼晕。又打开右手边的抽屉,抽屉九个格子,一格茶叶,一格咖啡,一格菊花,剩下全放着杯子。就这么盯着,颇有点守仁格竹的意思,于是就想效仿古人悟出点什么...

这是我的第54篇文章,这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。说它美丽,是因为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时,依旧执着的打开计算器,摁出365÷7=52.1428571才肯罢休。一年有54周,是怎样植入我大脑的,不得而...

这次是被峰子拉去日本的。我在深圳出差,护照都没拿,他已经把机票买好了。护照寄到深圳的当天,直飞京都。峰子说是日本朋友早就约好的局,有艺妓陪酒,说什么也要拉我体验一番。咱一听——妓!心里就想好事,...

前段时间,曾有人夸我游泳好,非要拜师,当时乐的屁颠屁颠,还发了朋友圈,炫耀一番。后来才知道,夸咱,拜师,都是有目的的。拜师的是个女的,30岁左右,长相能到80分吧,最大的特点是白,真白!因为泳衣...

节后,跟老钱聊起请客送礼,听他讲这些事,还真有点意思,最大的收获就是,很多我以为本该如此的事,原来全是错的。他说,过节时,领导真想别人给自己送礼吗?其实,他们一点也不想,甚至想尽一切办法逃避。因...

节前,请客、送礼的特别多。有客户,有同事。作为一个IT男,最不擅长此道,但是,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,咱能管好自己,但阻止不了别人。总之,疲于应酬。其实,我内心真实的声音是什么?越是在饭桌上称兄道弟...

媳妇儿说,写了一年,才三千粉丝,还有啥好写的?媳妇儿这么说,主要还是心疼我。我工作日不是出差就是加班,好不容易过个周末,总得陪陪孩子吧?虽说请了育儿嫂,有人帮忙带,但只要我在家,还是愿意多陪陪孩...

听着雨声睡觉,很容易让我平静下来。戴上耳机,雷声或大或小,轰隆作响,像是将自己置身某个角落,与世隔绝,睡得格外香甜。前些年有失眠的毛病,严重时连续几天睡不好觉,无意间竟通过雷雨声治愈了。翻看网易...

媳妇儿在客厅看电视,我在书房看书,不一会儿功夫,气势汹汹冲进来质问我,你是不是还想着你前女友?冷不丁这么一问,有点上头。有坑?犯神经?有没有标准答案?没搞清楚状况前,打个太极吧。我说,撒癔症呢?...

最近,总能从亲戚朋友那听到一种声音,说我从华为离职后真闲。大家判断的依据是什么?从5月到现在,我出了三趟远门,先是跟媳妇儿去了趟东京,又跟冲哥自驾了火星基地,自驾了锡林郭勒草原,每次出门少则一周...

昨天,跟媳妇儿搞了个回忆杀,是我整理手机时,看到了这些年拍过的照片,从照片里,看看10年前的自己,再看看现在的自己,我都有恍惚感,这还是我们村的二蛋么?!媳妇儿评价我说,相比其他农村出来的孩子,...